您的当前位置:套套资讯网 > 娱乐 > 正文

兼论欧洲一体化的理论误读

  内容提要近年来,欧洲一体化进程遭遇了民族主义的回潮。是什么力量在维系欧盟成员国内部的民族主义?一体化的超国家理念经历了三代人的论证、传播、普及并实质性地弱化了边境、统一了货币之后,为什么还是没有“驯服”早就被宣布要退出历史舞台的民族主义?本研究从大卫米特兰尼提出功能主义路径的历史背景入手,指出欧洲一体化从未获得过消灭民族国家、实现深度政治融合的理论保证。从根本上而言,功能主义路径指导下的一体化未能替代民族主义和民族国家的三项基本政治功能:一是确保相当范围内的政治团结;二是维持福利国家的道德前提;三是共识的再生产。欧洲一体化在过去半个多世纪中的成功有赖于民族国家提供的政治根基,对民族国家的超越难以在缺少功能替代的前提下发生。 

  关键词:欧洲一体化;功能主义;民族主义;民族国家;民主 

  作者简介:梁雪村,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讲师、中国人民大学欧洲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 

  基金项目:本文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一般项目“多民族国家民族建构的理论与实践研究”(项目编号:19BZZ027)的阶段性成果。 

    

  20196月举行的欧洲议会选举中,右翼民族主义政党和反对欧盟建制的民粹主义政党一共获得了112个席位,虽然没有出现选举前各国担心的疑欧派在议会中占据半壁江山的窘迫局面,但英国、法国、意大利和波兰四国的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政党均有效瓦解了中左和中右的选民基础,稳居第一大党。自20世纪50年代欧洲一体化启动以来,功能层面的逐渐融合使当今的欧盟成员国之间彼此高度依赖,欧洲单一市场的拓展、欧元的诞生和申根区的建立在制度层面不断消解主权国家边界的意义和作用。然而,近年来,欧盟国家的民意出现了复杂而微妙的变化,具体表现为英国脱欧党、法国国民阵线、意大利五星运动党和荷兰自由党等右翼力量的崛起。这些新的政治势力对国家利益和民族性的强调远高于对欧洲一体化的兴趣。换而言之,欧盟并未像很多专家学者——无论是联邦主义者还是功能主义者——预言的那样,伴随着一体化程度的加深,越来越多的功能将由联盟来承担,民族国家变得无足轻重,甚至被完全替代。 

  现有文献对这一现象的解释可以归为两大类:一是强调经济因素的影响,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欧盟经济增长的放缓乃至全球贸易不确定性的加剧使得繁荣时期掩盖的问题逐步显现;二是强调民族主义、民粹主义和种族主义等保守政治理念的回潮。第一种解释的问题在于,经济环境的恶化既有可能导致欧洲的分裂也有可能加速一体化的继续深化。因为欧洲一体化的最初动力就是克服狭小的国内市场和各自为政的经济策略,调动整体资源而不是单靠每个民族国家自身的力量来重建战后的欧洲。欧洲关税同盟和单一市场的建立也是为了对冲全球贸易和金融体系的波动性。因此,遭遇危机的成员国不一定会选择对抗欧盟。经济困境导致欧洲一体化受阻的因果必然性缺少论证。第二种解释的问题更为隐蔽,从表面上看,因为民族主义强调国家利益,因此民族主义的回潮导致一体化受阻是相当令人信服的论点。然而,一个非常关键但经常被相关领域的学者忽略的问题是:民族主义确实给一体化带来了挫折,但究竟是什么力量在维系欧盟成员国内部的民族主义?也就是说,一体化的超国家理念经历了三代人的论证、传播、普及并实质性地超越了边境、统一了货币之后,面对早就被宣布要退出历史舞台的民族主义为什么还是不能取得压倒性的优势?早在欧洲一体化突飞猛进的阶段,历史学家阿兰·米尔沃德(Alan S . Milward)就相当敏锐地察觉到了这种普遍存在的错误认知,即相互依赖的增加导致民族国家主权让渡的增加是一个持续的、线性的过程。这种错误认知的出现有很多原因,包括自由主义经济学理论的话语霸权、民族主义的污名化以及功能主义在实践层面的胜利,但更为根本的是对民族国家的实际政治意义缺少认知。这种认知的缺乏不仅发生在政策制定层面,同时也发生在与民族国家相关的理论研究层面。在讨论欧洲问题的过程中,人们的注意力过度集中于压死骆驼的稻草,而不是骆驼本身。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